喻黄‖双黑‖伞修‖骸云‖billdip‖赤井J‖响满响‖始隼始‖维勇维‖狛日
勇气

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内部分文章已仅自己可见。

同时因本人已退坑,本博不再登陆,感谢各位的关注和喜爱。

天长路远,我们有缘再见w

我很喜欢床。
陷在床面里,紧绷感被床垫一点点吸了去。他柔和地托着你的躯体,半包起来,拉着你暂时远离了外界。但你仍能向外看,自由地选择去留,像一个随时给你安慰又绝不挽留的情人。
被就很不一样,他将你包裹起来,强硬地宣示主权。给你温暖,逼迫你沉沦,隔绝你与世界,使你只有它与你围起的这点小空间。外面是冷的,而你,是他内里温暖的源泉。

所以起床真的很难,我很不想去考试。_(´□`」 ∠)_

久违的更新不是填坑也不是新坑,是自制手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笑容逐渐缺德.jp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854136/ 

[维勇]Grande amore [下一]

*维花滑选手x勇小提琴家
*向普鲁申科以及埃德文马顿致敬
*好久不见!虽然很少但姑且先更一点!

共鸣箱里泛出最后一点尾音,维克托向着冰场边缘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右手则压在左胸上感受着指尖传来的震动。顺着遥遥伸出的指尖末端指向的是垂眸演奏的小提琴家,曲子终了但胜生勇利却没有抬头,也不像往常那样对维克托露出腼腆温和的笑意,只是维持着演奏时的姿势放下了提弓的手,低头看着刀痕交错的冰面。

来着其他选手的热烈鼓掌声惊醒了胜生勇利,意识到自己又在发呆的小提琴家不好意思地向滑向他的维克托笑了笑。终于是没有再拿起笔在谱子上修改,也没有要求再来一遍刚才的哪个段落,只是放好琴,声音有些压抑。“维克托觉得还有哪...

维克托不明白他做了什么,或者勇利以为他做了什么。勇利,胜生勇利,他可爱的学生、带给他满春繁花般爱与生活的宁芙,总是在一个人想着可怕又绝决的事——像巴塞罗那的夜晚,自说自话不给人辩驳的余地。勇利以为维克托知道他的想法,至少能感觉到。可维克托发誓,他可从来、从来没有想过在约会般地度过一天、交换了戒指(还标明了webbing ring)之后,勇利会提出结束。一如他现在根本想不到,他的学生、他的勇利、他的宁芙,会要求搬出已经住了月余的圣彼得堡的家。

勇利在他面前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维克托的大脑浑浑噩噩地转了几圈才渐渐地能处理那些传入脑中的音频。但他一点都不想听,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只想知...

维克托宣布退役,冰上传说的落幕

x月xx日,维克托在俄罗斯正式宣布退役。“我热爱花样滑冰,也感激花样滑冰项目为我带来的一切。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将职业生涯一直延续下去,但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负担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了,是时候结束了。”

三十四岁的维克托先后参加过四届奥运会,四次登上领奖台。除此之外,更是实现了大奖赛决赛男子单人五连霸、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子单人五连霸。传奇级选手的称呼他当之无愧,victor寓意胜利,他金色冰刀滑过之处永为胜利之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名字代表着永无止境的惊喜,他以惊艳时光的人格魅力与艺术天赋征服了世界观众的心。维克托升华了花样滑冰项目的艺术性,真正改变了这项项目。“冰上沙皇”的...

[论坛体]维恰开直播了!!!!

*二人宅舞舞见paro,写着玩

*Niki、维恰=维克托,,猪排饭、yuri=勇利,Tiger、小猫=尤里,sns=披集

*振付:来源于日语的「振り付け(フリツケ)」,意思是舞蹈动作设计。

舞见:自由舞蹈者 [以上来源于百度]

*大家好,我就摸个鱼……


0L 我本来就只是习惯性打开关注列表,没想到维恰那里居然不是轮播了!现在正在和小猪一起调试镜头!!!!!!!!

1L 什么开直播了????

2L 真、真的吗,梦想成真?

3L 哇真的开了

4L 维恰不开微博根本什么消息都得不到啊!

5L 挑了个开直播...

[维勇]Grande amore[中三]

*维花滑选手x勇小提琴家

*向普鲁申科以及埃德文马顿致敬

传送门>>>>[上]  [中一]  [中二]

*希望这是中的最后一篇……


钥匙插进孔洞里响起“咔哒”的声音,维克托漫不经心地刚将门推开一条缝隙,一连串跳跃着的音符就争先恐后地流淌出来。


维克托手上推门的动作顿了一下,嘴角难以抑制地扬起一点弧度,手上的动作放的很轻很轻,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地推开了门,轻手轻脚地换好鞋之后走到那个前天他发现的绝佳“观赏”位置。


或者应该说是偷窥位置?但才不在乎这个的维克托...

[维勇]Grande amore(中二)

*维花滑选手x勇小提琴家

*向普鲁申科以及埃德文马顿致敬

传送门>>>>[上]  [中一]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正常训练的时间,看到紧锁着的大门,在胜生勇利疑惑的注视下维克托哼着歌拿出了钥匙,轻车熟路地领着胜生勇利走到冰场,打开冰场和休息室的灯。


维克托换好鞋走出来时,胜生勇利正低着头给琴上松香,结束之后胜生勇利扬了扬头把垂在眼前的刘海甩开一点,架起琴拉了一小段音。


之前合作时维克托也见过不少次这种准备的过程,每次都认为这好像一个蝴蝶从蛹里绽出翅膀的过程。从朴素简单的深色外壳里脱出艳丽缤纷的鳞翅,每一个音符都...

[维勇]Grande amore(中一)

*维花滑选手x勇小提琴家

*向普鲁申科以及埃德文马顿致敬

传送门 >>>>[上]


“我没有不喜欢你,呃……”胜生勇利一咬牙心一横“我其实,还是你的粉丝。”


胜生勇利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之后目光一直在下方左右乱晃,想要给自己的目光找个落点好可以不去看维克托,毕竟这太难为他了,这么近的距离看到维克托的脸就足够让他紧张到说不出话。


维克托还没有回应,胜生勇利感觉在这几秒的沉默里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起来,勒在喉结下方的领结变得越发不舒服,吸入身体里的气体像是被点燃一样,身体都由于紧张变热。


“……勇利,你...

© 木叶浮瑟 | Powered by LOFTER